android-WINE-CE/Mobile 介绍

关于Linux兼容内核项目的点点滴滴

版主: timeboy, liyijun, smile

android-WINE-CE/Mobile 介绍

帖子timeboy » 2014-04-02 7:42

我们的项目启动于2009中旬,到2011年年初已经可以较好运行pword,pxl,ppt,大智慧等mobile的应用程序,当时的wine的版本是没有arm支持的,我们是完全从0开始做起,大家知道这次的专利事件主要是wine下面构建工具的问题(tools目录),我们的构建工具是在2009年就已经做好了,下面是我们录制的演示视频,运行的系统是OMS2.0(OMS是中移动一个android的定制版),有mobile office组件,Xpdf,数独游戏,斗地主,大智慧等,据我所知wine现在的进度应该是只能运行PocketPuTTY

由于项目还没有提交给用户,项目的源代码我们会在适当时机公开,在这里只是想向大家展示一下我们的项目成果,来处理这次问题的焦点之一,就是我们到底是不是剽窃的wine的代码去申请的专利,我们无意伤害开源精神,我们本身也是做开源的,希望大家以后能继续关注监督我们

有需要请联系我们 linux@insigma.com.cn

斗地主游戏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kzODI1MzE2.html
数独游戏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kzODI4NDQw.html
office 组件pxl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kzODM5Njgw.html
Xpdf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kzODc4NzM2.html
大智慧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kzODgwMjcy.html
驱魔人游戏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kzODgwOTA4.html


=======================

毛德操老师对本次事件的看法 2014.4.4

关于CN102364433

前几天,一份关于“Wine on ARM”的中国专利CN102364433使我和我的同事陷入了麻烦。最初是开源软件网站Wine上贴出了一份代码贡献者André Hentschel的声明,里面讲了两点:一是说从这份专利的内容看他认为没有什么值得授以专利的,或者压根就不应该去申请;另一方面,这份专利是2011年6月才申请的,可是他本人在2010年10月就向Wine项目贡献了相关的代码。最后他说想要设法阻止将此项专利授权给我们几个“撒谎者( Liar) ”。除最后那句话中用了“Liar”这个词使我觉得他的风度不行(你说人家撒谎得要有证据啊)之外,我认为这些话大体上还是平和而可以接受的。这是因为,专利方面的争执在国外是常有的事,准备好证据和材料入禀法院要求废除别人的某项专利也并不鲜见。而且,对于什么样的东西可以而且应该授予专利,什么样的又不应该授予专利,虽然有明确的指导原则,但是要落实到具体的事务,有时候这里面的边界却不是很清晰的,所以审查员的主观裁量有时候会起作用,好在专利权的授予并非“终审判决”。就拿CN102364433这份专利来说,究竟应不应该、值不值得申请专利,连申情人自己也拿捏不定,当时是申请了,今天回头去看又似乎有点小题大作。不过,说到申请的日期,法律意义上的申请日固然是2011年6月,但是实际上这些工作在2009年就完成了,对此我们有充分的证据,这一点我后面还要讲到。

数天之后在Wine圈子里又刊出一篇短文(http://www.phoronix.com/scan.php?page=news_item&px=MTY0ODI),也在说这个事情,焦点也在谁先谁后的问题,那也是可以解释和讨论的,如果最后裁定我们在后,如那篇短文中所说是晚了一年,那我们自己也认为应该废除。

可是,再后来,有个叫“黑日白月”的人贴出一篇文字,态度就不一样了,且把这篇短文抄录于下:

“在 Wine 项目于 1.3.4 版本实现 ARM 平台支持后的 8 个月,浙大网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五个人宣称“发明了在 ARM 处理器上实现 Wine 构建工具移植的方法”并为此申请了专利,更可笑的是,这条专利获得批准并于今年 1 月公开。

别以为 COS 操作系统已经让你看到了中国 IT 圈的下限,你总会被它会震惊的。来自浙大网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毛德操、王承志、徐鼎鼎、陈天洲、马建良在 2011 年 6 月申请专利,宣称自己的发明首度提供了在 ARM 处理器上实现 Wine 构建工具移植的方法。实际上这个方法其实是 WineHQ 项目来自德国的主要贡献者 André Hentschel 于 2010 年 10 月就已实现并随着 Wine 1.3.4 版本发布并开发源代码的。此外根据代码仓库记录,这五位中国人未给 Wine 项目做出任何贡献。

大致浏览了下专利说明文档,浙大网新五人所作的事情仅仅是1)下载老版本 Wine 源代码并按照 ARM 构建的要求修改了交叉编译配置文件;2)针对 ARM 处理器重写了一些接口方法。而这两点都是 André Hentschel 已经在 1.3.4 版本中做过的事情。客气点儿说是他们会看文档,实际点儿说是纯抄。接下来,毫不意外的,这项专利在国内获得批准,并于今年 1 月份正式公开。这意味着在国内交叉构建 ARM 版 Wine 的行为都有可能涉嫌侵犯此项专利!

4 月 1 日在西方是愚人节,一个充满玩笑和欢乐的日子。现在玩笑有了,只是一点儿都不欢乐了……

在此希望能引起 CodeWeavers 在华员工和诸多开源爱好者的关注,最好能有所行动。扫除败类,才能有发展空间。”


作者似乎删去了其中“扫除败类,才能有发展空间”几个字,可是看似删去了却仍旧贴了出来,这就涉及人身攻击和谩骂了。而且,看那文中的措辞和语气,再看对“浙大网新五人所作的事情”形若宣判的断定,对“愚人节”的嘲讽,那就明显是敌意的,或者大有上等人对下等人说话的腔调了。

我倒要请教这位“黑日白月”先生:你真的了解“浙大网新五人”在做的事情吗?你说的“仅仅是...纯抄”有根据吗?事实是,我们2009年就与中国移动研究院合作在做Android手机上兼容WinCE/WM应用的工作,Wine-on-ARM只是其中的一个基本的环节,在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之后,我们又参加一起申报了核高基项目。这些我们都有证据,再说中国移动研究院当时参加合作和管理的人也还都在,可谓人证物证俱全。当然,我也知道,尽管事实是这样,也有人证物证,可是从法律意义上说我们的申请日期毕竟是2011年6月,所以倘若专利局因此而要递夺此项授权,我们也没有什么意见。此外,我们也没有说过要凭此项专利收费,现在也还没有到说这些事的时候,因为项目还没有验收,代码还没有公开。

至于说“这五位中国人未给 Wine 项目做出任何贡献”,如果狭义地说Wine项目的代码,那倒确实没有。可是我们基于Wine的“龙井”、即“Linux兼容内核”项目,那却是已经公开了N个版本的源代码了,里面就包括对Wine代码的修改。如果“黑日白月”先生认为这不算是对Wine项目的贡献,那至少也算是对开源软件的贡献吧?反过来,你又贡献了些什么呢?

----------------------------------------

再与黑日白月先生商榷 2014.4.8
毛德操

过完节来公司上班,听同事们说黑日白月先生对我们的指责(在我看来是诽谤和谩骂)缓和下来了,也许是我节前那篇短文起了一些作用。
看了他们转给我的帖子(我自己平时不看那么多,眼睛花了,看不得那么多了),这位先生的语气果然缓和了许多,指责不那么激烈了,但是我觉得仍有必要公开作答。先把他(我的猜测,也许是“她”)的帖子抄录在下面(不过这一次没有署“黑日白月”的名,不能肯定就是他本人,但很像是同一伙人,所以应该称“黑日白月先生们”):

“哈哈,当初正是我和本站站主 Toy 兄持续报道你们小组的兼容内核项目,使得更多开源界的朋友了解了你们:

https://linuxtoy.org/archives/llinux-un ... -name.html
https://linuxtoy.org/archives/linux-uni ... l-023.html
https://linuxtoy.org/archives/linux-uni ... eased.html

至于为什么没有接下来的报道了,简单的说,是我从其他途径得知你们没有和上游合作的愿望,而在开源界,势单力薄又拒绝合作,绝少成就大事业。

这个毛老师的评论,让我有些失望。不过也可以理解,自己两年的工作被别人说是抄袭,总归有些愤怒吧。怎么说呢,希望你能让他看看本站对于你们小组的先前工作的报道,以及我多次在评论中所称述的:希望你们的团队和公司能站出来,证明你们是尊重开源社区成果的,而我是看错说错了你们的。

我不是你们的敌人,别搞错了这点。”


看来我们似乎应该对他感恩不尽。看那意思,以前是有恩与我们的,后来我们可能是不识抬举,所以他们就不客气了。但是尽管不客气了,我们也不应计较,因为“我不是你们的敌人,别搞错了这点。” 上次我说他大有上等人对下等人说话的腔调,这次就更明显了。

不过,跟黑日白月先生前几天的攻击相比,这当然缓和了许多,但是这里没有提他前几天关于我们“抄袭”的指责究竟有什么根据。须知在涉及知识产权的问题上说人“抄袭”可不是轻飘飘的事,而且像这样的指责应该是“谁主张谁举证”,而不应该是要我们自证清白的吧。如果是我处在他的位置上,我就会要么拿出证据,要么就表示歉意(如果当初只是个人这么一说的话;如果当初是代表着某个“官方”,那就需要官方的道歉了),这是基本的担当和礼貌。如果是我的小孩(也已四十来岁了)处在他的位置上,我就会教育我的小孩:说话要有证据,做人要有礼貌。

我始终认为,我们在这桩事情中并没有什么错误。
先说是否申请专利的问题,尽管如我上次所说,现在回头去看当初似乎有点小题大作,因为那事情可能不值得申请专利,即使有了授权也很难实施,然而申请了也没有什么错,也不违反哪一家的王法。比方说吧,假如我现在要去申请一项专利,内容是“一种用马拉动的二轮车辆”,当然那很可笑,但是也没有违反任何法律和规定,即使在道德上也没有什么可以指责。更何况,我们当初确实是早就做了那方面的工作,并且取得了成果,如我上次所说那是有人证物证的。
再说是否与LGPL许可证冲突的问题。LGPL在其前言中说:

We wish to make sure that a company cannot effectively restrict the users of a free program by obtaining a
restrictive license from a patent holder. Therefore, we insist that any patent license obtained for a version of
the library must be consistent with the full freedom of use specified in this license.

这里的意思,按我的理解,是说:一个公司(company)不能因为从专利拥有者(patent holder)那里获取有限制条件的许可证(restrictive license)而实际(effectively)限制了用户对自由软件的使用。所以,为具体开源软件(a version of the library)所获取的专利许可证(patent license)必须与LGPL的精神相符。显然,这里并没有使用于开源软件的技术不可以申请专利的意思。而且,无限制条件的专利许可证是要向专利拥有者获取(obtaining)的。如果认为我的理解有误,或许因为我的英文不够好,还请不吝赐教。搞清这个问题,对于中国的开源界应该是有意义的。
上面说的是LGPL,在更为严格的GPL中则说了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压根就不申请专利,还有一种是申请了专利、但必须授予别人使用权。而授予别人使用权,那要到别人想在中国发行某种涉及此种专利的开源软件而前来商谈的时候才有实际的意义。GPL和LGPL说在开源代码的头部需要说明采用了GPL或LGPL,却并没有说必须公开声明放弃某项专利权。如果有人来跟我们商量,说因发行某种开源软件而需要获取我们不加限制的专利使用许可证,那我们自会(GPL规定了“must”)同意其发行并放弃收费。但是我们无须事先声明,我们只要说是遵循GPL或LGPL的规定,就都包含在里面了。

黑日白月先生在这次的帖子中还说我们“没有和上游合作的愿望”(所以才要加以惩罚),似乎这又是我们的错。所谓“上游”,在这个事情上显然是指Wine。我们对Wine,对所有为Wine贡献了代码的人,是十分尊敬、十分钦佩的。其实也不光是Wine,还有ReactOS,还有别的,至于Linux和GNU等等那当然也是。但是,LGPL中也没有说下游所做的工作必须要和上游合作,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岂不是所有的开源项目都要和Stallman合作?他管得过来那么多吗?在我看来,开源的精神,其核心在于公开,所谓回馈,是回馈给全社会,这也正是LGPL的精髓所在。而我们,确实也已经公开了N个版本,之所以没有把成果回馈给Wine,或者说没有和Wine合作,一方面是因为我们所做的事情已经偏离了Wine本来的方向,一方面是我们自己觉着做得还不够好,还拿不出手,这有什么错?倘若有人以“上游”的代理人自居,看到“下游”没有把成果回馈给“上游”(尽管已经公开)就恶语相向,那只能说明其境界还很低,恐怕没有资格代表那个“上游”说话,因为人家“上游”不会那样。

我常常感叹,Wine的那些人真是厉害,他们的专业水平,我这辈子显然是达不到的了(因为我已年近古稀)。所以,黑日白月先生上次的帖子中嘲讽我们水平低,似乎有些多此一举。不过,说我们只够看懂说明书和抄袭的水平,却有些低估了。我2001年出版的《Linux内核源代码情景分析》至今还有人在看,尽管也都是水平低的人在看,总也不止只够看懂说明书的水平吧。再说,是否抄袭跟水平高低也没有必然的联系,我所要求黑日白月先生们给个说法的,是“抄袭”,我认为这是诬陷。

我要奉劝黑日白月先生们,尽管你们水平比我们高,并且可能还代表着“上游”,但是你们这样做的效果恐怕只能是破坏开源界的团结。年轻人正义感强,嫉恶如仇,那也是好事,但是嫉恶如仇也得要小心谨慎,一不当心,说不定自己倒成了“恶”。





=======================
下面是我们新的项目,qemu+wine在android上运行x86程序,已经可以较好的运行office了,我们采用native+builtin的方式,用户层用qemu模拟,当遇到API的时候跳出主循环进入wine builin层,这样可以大幅度提高运行速度,没有优化的情况下在三星平板android上启动word的速度是8秒,操作的时候也是比较流畅的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kzODc3Nzcy.html?f=22122332


------------------------------------------------------------------------------------------

English Version

The Introduction of ‪android-WINE-CE/Mobile‬‬
We have started the project from the middle of 2009. At the beginning of 2011, it could run the mobile applications, like PWORD, PXL, PPT, Wisdom, and etc. very well, while the version of Wine did not support ARM. As a result, we absolutely started the work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This “Patent Event” is mainly about the build tools (tools directory) under WINE. In fact, we completed the build tools in 2009. To let you know it clearly, we show the demonstration videos as following. The running system is OMS2.0 (OMS is an Android customized version of China Mobile), including the components of MOBILE OFFICE, Xpdf, Sudoku Game, Fight the Landlords Game, Wisdom and so on. As far as we know, the Wine only can run PocketPuTTY now.

Since we have not submitted the project to clients, we will publish the source code at the appropriate time in the future. At this point, we just want to demonstrate the results of our project in order to handle with one of the focuses of this event—whether or not we plagiarize the code of WINE to apply for a patent. Since we do the work of open source, we don’t want to hurt the open source spirit. We hope you can pay attention to and supervise us continually.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us: ‪linux@insigma.com.cn‬


Fight the Landlords Game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kzODI1MzE2.html

Sudoku Game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kzODI4NDQw.html

PXL ---- the components of OFFICE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kzODM5Njgw.html

XPDF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kzODc4NzM2.html

Wisdom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kzODgwMjcy.html

Exorcist Game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kzODgwOTA4.html

The following is our new project--Qemu+Wine runs x86 program on Android, which can run Office well. We adopt the way of Native+Builtin. The user level is imitated by Qemu. When it meets API, it jumps out of the main loop and goes into the Wine Builin level. Thus, the running speed can be improved significantly. Under the condition of non-optimal, it takes 8 seconds to start Word on the Android of Samsung tablet PC and is with smooth operation.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kzODc3N ... f=22122332
timeboy
 
帖子: 670
注册: 2008-12-10 12:28

Re: android-WINE-CE/Mobile 介绍

帖子linooxlee » 2014-04-03 9:32

我申请过几个产品专利,对专利法有一点了解。现在很多人在谈论这个事情的时候搞混了著作版权和发明专利,这两概念是不同的。对这个事情我的看法是:

1、著作版权包括GPL和发明专利等都受法律约束,人们的具体行为是否合法由法律界定。在中国境内自然是有中国法律来界定。

2、发明是指对产品、方法或者其改进提出新的技术方案。具体到这个事情,并非是指一堆代码,而是实现的方法,这和具体代码没关系。

3、GPL是著作版权,著作版权保护的不是技术方案而是代码。

4、因此遵循GPL并不意味在不能提出自己的创新的技术方案,也不意味着创新的技术方案不能申请专利。

5、技术方案最终还是要由代码来实现,既然是代码就要遵循著作版权了,如果是以GPL发布的代码为基础的,那么发布代码时就要考虑是否遵循gpl的约定。

解决这个问题最好请专业律师。
linooxlee
 
帖子: 190
注册: 2008-10-09 14:49

Re: android-WINE-CE/Mobile 介绍

帖子linooxlee » 2014-04-04 9:09

GPL是软件授权协议,但它并不影响别人根据法律为创新或改进的新方法申请专利。GPL的核心的软件交付时应同时交付源代码,源代码允许被修改,软件被修改后再交付给其他人已被修改的部分也要交付源代码。GPL不是国家立法机关颁布的法律,它相当于格式合同,依赖现有的法律来保护它的主张。
专利发明是由专利法来管理的。事物的使用和授权协议不影响使用它的发明是否能够申请专利。举个例子:张三家里出产独一无二的宝石,张三为他的所有宝石制定了一个协议,协议规定宝石持有人要保证宝石的完整性,不能在宝石上钻洞,转让时必须转让给同意此协议的人。现在李四研究发现通过在宝石上钻洞加上其他附件就可以做出一种高效激光器。虽然张三的协议是不许宝石钻洞的,但李四是可以采用钻洞的方法来申请高效激光器专利的,专利法不对张三的协议作出不能授予专利的规定的,关键是符合专利法三性的要求。当然当李四在实施专利时会遇到张三的协议的障碍,李四会找不到允许钻洞的宝石来生产高效激光器,但这是另一码事了。
在这个实例中张三无权干预李四申请专利的合法权利。李四获得授权后也无权要求张三更改协议。在现实中,大多是的专利是在其他专利产品的基础上进行改进的,专利申请人无需应被改进的专利的持有人的同意就可以直接提交发明申请并获得专利授权。但是在实施时会遇到使用被改进专利的障碍,因为改进只是其中一部分,原来的很多特性还是保留的,原来专利持有人是有专利权利的。
同理,具体到Wine ARM的这个事件,如果龙井方面有新的思路新的方法是可以不经wine方面的许可就可以申请专利的,这是受法律保护的,wine方面也不应有任何的异议。但到具体实施时wine的gpl协议就起作用了,只要在实施过程中用到了wine的代码就应该遵守wine的协议(wine使用GPL协议)。
还有一个问题是发布的问题。专利对新的技术方法的保护,新的技术方法往往是一个思路一个概念并不需要具体的实现方法,如电报机发明并不需要指明机器的材料大小等只需要指明核心的组成部件如线圈电源等就可以了,至于电源使用电池或别的,线圈是铁的是铜的都不需要声明的。具体到Wine ARM这事情是并不需要具体的代码,要说明构想,伪代码也是可以的。
至于专利是所属权问题,专利是以申请先后来决定所属的。就算你发明在前,但如果提交时间晚于别人的提交时间或别人公开的时间,那么是不能被授予专利的,就算专利审核员因为信息了解不全面而授予了专利,这个专利也是不牢靠的,其他人可以通过申请专利作废了使专利失效。
我们国家是鼓励企业和个人申请专利的,如果这次龙井团队发明在先但因为提交时间晚于wine团队公开的时间而不能授予专利权是比较可惜的。虽然就算被授予专利实施时需要使用wine的代码而根据GPL放弃专利权,但被国家授予专利也是对研究成果的肯定。
linooxlee
 
帖子: 190
注册: 2008-10-09 14:49

Re: android-WINE-CE/Mobile 介绍

帖子linooxlee » 2014-04-04 9:14

wine使用的LGPL协议比GPL更宽松,LGPL允许保留发行者的一部分源代码不交付给使用者,具体哪些要交付哪些可以不交付需要研究一下LGPL协议 http://en.wikipedia.org/wiki/LGPL 。但具体到WINE ARM专利申请这个事情,我基本可以判断龙井团队的源代码可以不用交付给专利审查员,因为专利申请只是个方法,不需要具体可以运行的代码的,一行代码都不用写,可以用文字和伪代码说明运作原理,只要原理行得通,符合专利三性的要求就可以了。举个例子,你发明了个做饭的机器,你只要说明机器是怎么运作的就可以了,不需要真是作出一个机器来交给专利局的,就算你交给专利局它也不会接收的。专利审查员看着你的机器发明方案脑瓜就会想这技术方案是否可以行,检索过去是否有同类的技术被提出或公开。如果各方面符合要求了就会被授权。

在申请专利的实务中,申请人一般会申请多个权利要求的,第一个权利要求一般尽量扩大专利的保护范围,而第二个会把权利保护范围缩小一些,排到后面的保护范围会更小。这样安排是这样考虑的,如果权利要求大的踏进了别人的专利和公知知识的领域被审查员否定,可以对专利申请进行补正,把第一个权利要求删掉把保护范围小些的第二个权利要求作为第一顺序。如果第二个也被否定则如此类推。这样做可以最大的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申请时权利要求过大踏进了别人的专利和公知知识的领域在专利申请实践中是非常常见的,比如华为的专利申请可能会侵入到中兴的某个已授权的专利,这时中兴不会跳起来骂华为不要脸想把中兴和公知的技术占为己有等的,因为大家都是这样申请专利的。在审核后专利被公开这时中兴或其他人可以向审查员提交反对意见和证据等的。就算中兴没有关注到这个事情审查员信息缺乏而使华为的这个专利被授权了,对于中兴也不是很大的事情,因为法律上还有补救措施,中兴可以申请这个专利作废的。
大家都应该在法律框架下做事情,代码发行者如wine团队也是依靠法律来保护lgpl协议的执行的。既然wine使用lgpl发布代码而不用其他协议发布,就已经充分考虑到lgpl发布的后果,知道哪些别人是可以做的,哪些是不可以做的。只要别人是在法律许可下做他的合法事情保护他的合法权益,wine和其他人都不能说三道四,

我个人认为可能黑日白月等人对专利法等国家规定和对龙井做的事情不太了解,而认为龙井没有申请专利的权利,继而作出过激的言辞,给龙井带来了伤害。如果事实证明龙井的行为是合法,黑日白月等人应该为其过激言辞向相关受害者公开道歉。
linooxlee
 
帖子: 190
注册: 2008-10-09 14:49

Re: android-WINE-CE/Mobile 介绍

帖子Jack » 2014-04-05 3:21

从法律的意义上讲,专利的申请、审核、答辩、授予、申请作废等等提供了各种途径,来保护持有者、竞争者和使用者。如果对专利存在争议,最好的方法是通过法律来解决。这个事件的针对目标有2个,longene团队不应该申请专利,专利局不应该同意授予。申请专利是权利,审核是权力和能力,就开源软件的专利申请一说,无论国内外都会有存在争议的地方,但是如果我们不能信任专业机构的专业性和权威,那整个事件的高度就不同了。
我知道大家对这篇报道的反应较大,更多地的是对事实的不认同,就像我们儿时考试,明明自己做的,同学非说你抄的,你哭鼻子闹感觉委屈。但这只是一种感觉,不要把这些无谓的感觉影响你们的心情。争论也是要找对手的,不论正方反方,没有好的对手,提高不了自己。如果因为一个愤青说一句狗屁,就感觉愤愤不平,那就太幼稚了。法制的社会提供了各种各样的手段,任何口舌之争只能停留在表面,wine可以申请专利作废,你们也可以告造假者诽谤,虚假新闻。
就像linooxlee一样,那么多年了,以前对longene的批评、鼓励,建议有很多,我知道他对longene总体上是失望的(虽然项目的发展也有很多客观因素存在),但是这样的朋友或对手,才是值得相交即使是争辩。
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非静无以成学。慆慢则不能研精,险躁则不能理性。年与时驰,意与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穷庐,将复何及--诸葛亮
Jack
 
帖子: 103
注册: 2008-10-09 10:09


回到 兼容内核项目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

cron